《国粹》
2018-04-24 10:30: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国粹》是以文学为主视角的文化史建构。既然是史的一种,它就必然要遇到如何处理历史上“人”与“事”的关系问题。对此,充闾先生提出“事是风云人是月”,从而“烘云托月”的观点。他认为:“历史中,人是出发点与落脚点。人的存在意义,人的命运,人为什么活、怎样活,向来都是史家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正是这样的观点幻化为《国粹》的中心线索,构成全书的四大板块:第一章“人文命脉”,集中讲述庄子、孟子、秦始皇、李白、苏轼、纳兰性德、袁枚、曾国藩等历史人物的思想、艺术、性情和命运,涵盖了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仁人志士、英雄豪杰等先贤,其笔墨所至,或知人论世,或由史通心,而落脚点都是为现实人生提供滋养与借鉴。第二章“生命符号”,相继介绍贺兰山岩画、广陵散古曲以及诗词密码、楹联趣味、姓氏文化、座次学问等。它们是文化的积淀与升华,但更是心灵的投射与创造,是人对自身的审美化与对象化。第三章“文明大地”,着力呈现“三峡气象”“江南传奇”“凉山云和月”“丝绸之路”等人文地理,但行文洒墨并不是单纯的模山范水、借景抒情,而是在此基础上,调动时空交错、散点透视的手法,牵引出相关的历史人物,从而增添江山的人文色彩和大地的精神重量。第四章“生活智慧”主要从制度和观念层面,切入传统文化和古人生活。作家的初心与重心始终是,在关注民族生存与发展的意义上,烛照其精神生态,弃扬其文化传统。

  由此可见,对于读者而言,《国粹》是诗意盎然、情采飞扬的一部文化史、传统史,但更是深思熟虑、自成一家的心灵史、精神史。它所传递的不单单是文学家的历史意识,同时还有以《左传》《史记》为开端的文史合一的写作方式。古 耜

作者:  编辑:后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