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历史的必然
2018-08-14 07:41: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围绕“马克思主义如何深刻改变中国”这一主题,本报记者邀请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王树荫教授进行访谈。

  记者:在人类文明众多理论成果之中,为什么中国需要马克思主义?

  王树荫:中国为什么需要马克思主义?第一,其他主义解决不了中国问题。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反帝反封建成了近代中国革命的主要任务。从林则徐到孙中山,从虎门销烟到辛亥革命,无数仁人志士相继登场,各种解决方案纷纷破产。他们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又亟待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给苦苦探寻救亡图存出路的中国人民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全新选择。第二,马克思主义是科学,能够解决中国问题。五四时期,各种主义、思想、流派、学说纷纷亮相,而马克思主义只是其中的一种。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解决中国的问题?马克思主义不仅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而且还揭示了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社会有其自身无法克服的基本矛盾,它一定会被更高的社会形态所代替。这一点被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充分认识。第三,中国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对的。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的三次伟大飞跃充分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只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记者:您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怎样改变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的面貌,并深刻改变中国命运的?

  王树荫: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深刻改变中国,它通过什么路径去改变中国?我有一个深切的体会:中国因马克思主义改变了历史命运,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焕发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那么,马克思主义是怎么改变中国命运的?我认为是通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来实现的。马克思主义深刻改变中国命运,是中国共产党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逻辑和重大成就。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中国赢得了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伟大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开辟了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目前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康庄大道上奋勇前进。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说,“马克思主义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使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

  记者: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真理,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

  王树荫: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必须中国化,我们直接用它来指导实践行不行?这里面有一个转化的历史逻辑在里面。马克思、恩格斯距离中国千山万水,但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关注着中国,并清楚看到革命火种在中国封建社会内部迅速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肯定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科学预见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出现,甚至为他们心中的新中国取了靓丽的名字——“中华共和国”。马克思主义一定要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与当时中国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相结合,否则很难发挥作用。毛泽东同志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他在1930年5月就写了《反对本本主义》,并在全面抗战时期不断论证、说明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习近平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有很多重要论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化进程中产生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或许可以这样理解,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更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有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中国马克思主义不断发展,从毛泽东思想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才是马克思主义改变中国历史命运的重要环节和历史逻辑。

  记者:新时代如何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王树荫: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我认为有三句话必须牢记并坚守。第一,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动摇,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前提。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要先继承才有可能发展。第二,坚持反对各种形式的教条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大敌人就是教条主义。恩格斯曾说,“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近百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基本上是伴随着反对教条主义走过来的。如果不冲破教条主义的束缚,不顶住教条主义者的阻力,不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发展创新。第三,以解决中国问题为出发点和归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必须以中国为中心,以中国问题为中心,以中国现实问题为中心。这三句话看似重复,实则是递进关系。毛泽东同志曾指出,我们要坐在中国的身上研究世界的东西。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这一过程就是在解决中国的问题。坚持以中国问题为出发点和归宿,这也是新时代我们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前进的正确导向。 本报记者 陈立民

作者:  编辑:后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