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解放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理想
2018-07-31 07:24: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围绕“马克思的人生理想和马克思主义社会理想”这一主题,本报记者访谈了天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颜晓峰教授。

  记者:作为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不仅以其思想和实践深刻影响了人类社会发展进程,同时更以其人格力量广泛影响了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共产党人。马克思的理论创造与其人格魅力之间有什么内在关联?

  颜晓峰:马克思是“我著故我在”的理论家,也是投身于“现实世界革命化”、将其理想信念付诸行动的实践家;是创立了唯物史观、剩余价值论的作者,也是虔诚信仰、知行合一、高尚美好的真人。马克思之所以成为伟人,是由于他用一生的钻研和实践来证明、坚守献身精神;是由于他有着“究天人之际”的大境界,有着为先进阶级代言的大胸襟;是由于他为人类解放坚定不移、坚持不懈,无私奋斗、奉献一生。马克思有着矢志不渝追求理想的人格力量。他出身于有产者,却自觉担当工人利益的代言人,成为为工人解放而奋斗的领袖。马克思研究利润、资本和财富,却没有用于自己赚取利润、增值资本、积累财富。马克思有着探索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论境界。物理科学需要牛顿并且产生了牛顿,生物科学需要达尔文并且产生了达尔文,历史科学则需要马克思并且产生了马克思。马克思发现了人类社会的规律,拨去了历史领域的迷雾,他的著作蕴含着“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磅礴气势,是无产者的“圣经”。他不是仅仅地研究“天赋人权”,而是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改变不合理的经济关系与社会关系。

  记者:马克思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何理解“社会化的人”的深刻内涵?

  颜晓峰:“社会化的人”是马克思提出的人的社会性发展的高级阶段,是指人摆脱了某些地理局限与社会局限,与世界的物质与精神生产发生实际的获得与享用关系,成为“经验上普遍的个人”,而且没有强加的特殊的活动范围或固定的社会活动,“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人的社会化是通过多种途径在历史演进中实现的,是人在社会实践中,依靠技术进步与制度变迁,创造出新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活动方式,也就是依靠各种创新,使人愈益社会化,使人只有在社会的普遍联系与普遍交往中才能生存与发展。人的社会化与世界的社会化,即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是同一个过程,这种转变的推动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创新与市场创新。随着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普遍交换体系的建立,个人通过市场交换而与世界历史相联系,从地域性的存在过渡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从抽象的社会性存在转变为经验的社会性存在,从地区性的共同体活动扩大为世界性的人类的活动,发展了人的社会联系和社会化程度。

  记者:马克思是在怎样的时代背景下关注人类解放问题的?他对“人”的问题的关注,与以往的思想家有何本质区别?

  颜晓峰:19世纪显示了人类历史上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工业和科学的力量,现代工业和科学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得到了迅速发展,它们创造了奇迹般的物质财富,同时也造成了劳动对象化的异化。马克思清醒地看到:人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与以往的思想家不同,人的问题是马克思最为关注的问题。即使是现代西方思想家,也承认马克思对人的价值与命运所抱的强烈的忧患意识与使命感。人的标准往往被一些经济学所忽略,但这却是经济学的深层问题,也就是人的一切经济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能得到什么。马克思坚信人所创造的社会的新生力量,能够由新生的人来掌握它们并很好地发挥作用。马克思认为,造成毁灭和奴役的祸根的生产形式,在适当条件下必然会反过来变成人类发展的源泉;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和在最适合人类本性的条件下进行物质变换的自由王国,只能建立在必然王国的基础上。

  记者:恩格斯说过,“马克思首先是一位革命家,无产阶级以及全人类的解放是其毕生的事业。” 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的理论首先可以看作一种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马克思对于人类解放思想的主要理论贡献是什么?

  颜晓峰:人类解放不是虚幻的臆想,而是人与世界矛盾运动的发展趋势,是人创造人的历史的进化方向,是人根据人的要求提出的自己应该解决和能够解决的历史任务。马克思和恩格斯清醒认识到,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真正的解放。人类解放依靠历史活动中的生产力发展与社会关系的进步,这要通过实际的社会革命与社会进步才能达到。社会创新所推动的社会关系的进步,为人的解放创造了社会条件。每一种新的社会关系总要消除以往社会关系中的部分缺陷,为人的发展提供更加良好的环境。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关系的进步,人类解放在普遍的范围内进入新的层次。马克思关于人类解放的思想在今天仍然具有时代意义,其中包括:人的劳动应该是自由的生命表现;人在不直接受肉体需要的支配的情况下也从事生产;人的生产活动不仅仅是实现物的价值,而且是实现人的价值,是全体人的全面发展;人应具有人类整体生存和延续的意识,从狭隘的人的尺度过渡到真正的人的尺度,等等。

  本报记者 陈立民

作者:  编辑:后晨